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历史风情
字号:    [打印]

香严岙里有桃源——探访江南街道上马村

作者:李萍娟 李忠芳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9年06月28日

  在临海的西南部,距离市区约10公里,有一片宁静祥和的净土——香严岙。在这里,曾经有一个乡,叫“香严乡”,曾经有一个村,叫“香严村”;这里有一条溪,叫“香严溪”,这里有一个寺,叫“香严寺”。如今,“香严乡”和“香严村”已经成为历史过往,而“香严溪”和“香严寺”,千百年来经风沐雨,依然如故。

  香严溪,发源于香严岙西部海拔913米的双尖山,沿途吸纳了两岸山谷的涓涓细流,一路盘旋奔流,漫滩越涧,自西向东穿过这片区域,在不远处的小溪村附近汇入义城港,然后折而向北,注入临海的母亲河——灵江。在这条美丽溪流的两岸,聚集着许多古村落,坐落在香严溪中游段的浙江省级传统村落上马村就是其中一个古村落。

  24日下午,趁着梅雨暂歇,顶着日头驱车前往上马村。车辆在山路间盘旋穿行,车窗两边掠过绵延不绝的葱翠,偶尔还夹杂了一丛丛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当一座石桥映入眼帘时,我想,应该就是这儿了。果然,古村秀美的身姿已在眼前:石墙、溪流、石桥、闲云野鹤般的垂钓者、闲庭信步的鸡鸭和狗儿……

  这个隐匿于深山之中的古村,有着世外桃源一般的质朴、静谧。

  和很多山间古村一样,上马也依山傍水,一条溪流穿村而过,静谧的古村落被一分为二。阡陌的古道依水而建,石桥、碇步将古村相连。

  这里的巷道很有特色,除了卵石铺就的路面,还有用石板铺砌的。不同于那些单一的石板路,它只有中间平铺着一溜纵向排列的石板,而两侧则嵌以大小不一的溪石。这样精致的石板路,在我市的乡村并不多见。石板路上的石板,经过长年的人踩牛踏,变得相当光滑。

  途中,遇到一位当地大婶,就询问了一下上马村的概况。大婶告诉我,上马村的村名源自村口的一块上马石,古时官员骑马时上马用的。村里许多上了年纪的村民,都曾亲眼见到过这块石头,甚至这块石头的模样有多宽、有多高,他们都能用手比划出来。遗憾的是,因为村里修路这块石头被“整”没了。

  在这里,以马姓人口居多,也以马姓村民迁入最早。记者了解到,香严岙的马氏始祖,当推明朝的马江七。马江七曾任河南开封府“同知”,同知是知府的副职,相当于副知府,为正五品。明宣德十年(1435),马江七告老,举家迁徙到台州府城的小固岭。不久,又迁居到这里。从此,马氏一族就开始在这一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开枝散叶。故村人姓马较多,在其之后,才相继有施、李、鲁、杨、林、周、朱等10多个姓氏陆续迁入,由此带来传统文化的多姿多彩。

  踏着细石砌筑的石道,沿溪而上,一棵与马氏始祖迁入上马村差不多年头的古樟,历经岁月风雨的洗礼,化石般伫立在溪边,甚是醒目。它那倾斜的身躯,似乎在竭力地探向溪流。树下,几位老人坐在石凳上歇息乘凉,几只走地鸡低头啄虫子。

  除了古樟,沿溪还有溪罗、枫杨等古树,也是上马村悠悠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者。阳光下,竹林和古树的倒影映于碧波荡漾的河面,仿佛时光都静止了。百年来,它们郁郁葱葱地直立在小石桥边,用它们的浓荫将一川溪流染绿,陪伴着小溪、石桥,俨然是个历史老人。伴着耳边轻轻的风声,似乎向我们诉说着上马的辉煌和没落。

  沿着溪边滑坡向上,向村子深处走去。原始,落寞,清静,幽雅,这里的房子有用块石垒筑、青砖砌就的砖石结构的建筑,也有木结构的古宅。

  在采访前,当地村“两委”就介绍过,上马村有着为数不少的传统民居,这些民居大多坐落在溪流南岸,背依青山,面临碧水,始建时间大多为清末民初,建筑风格比较统一。这里见得比较多的旧居,墙体的下部采用的是当地的溪石,而上部则是采用小巧的青砖,清一色的黑色筒瓦覆顶。房屋的结构,既有单体式的,也有合院式的。

  人们至今能叫得出名的,有前台、后台、高院、上院、施家、上方、东溪房、大院里等。这些院落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后,大多已破败不堪,有些只剩正房,有些只剩厢房,有些甚至只剩断垣残壁。相对完好的,是坐落在村子西南角的一座叫“大院里”的宅子。

  一番打听,记者总算摸索到了这座老宅。“大院里”的面积约有600平方米,两层楼,双坡顶,是典型的十三间四合院模式。正面围墙自东向西一字形排列着一大二小3个台门,要数中间的大台门最为别致。

  台门的顶上分为三层,最上层呈半圆形,半圆的正中有一个较小些的圆,圆圈的周围环绕着吉祥花草,圆圈的里面原本是有雕塑的,不知是风雨侵蚀,还是人为破坏,现在已难辨认。在第二层的中间,是四个黑色的篆书,尽管有些模糊,仍能辨认出来这是一句“履中蹈和”的成语。它彰显的是房主人为人处世的准则,即走路脚要正,万事和为贵。最底下一层的墙灰剥蚀很厉害,已很难看出上面的花饰。

  院子东、西两面的墙体,也很有特色。山墙顶上的夔龙灰塑,繁复而精致,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仿佛就要腾空而去。正房部分的墙体,以侧门的顶部为界,往上使用砖头,往下则用溪石,而厢房的墙体与此不同,则用溪石一砌到顶。

  由于院子长期无人居住,道地里的杂草长得比人还高,密密麻麻,已看不出原本铺的是石子还是石板。院内四周的廊下,散落着一些生产和生活用品,除了门窗有部分掉落,以及西南角的屋顶有一处坍塌外,整体保存得还算完好。正厅的后壁,有一幅色彩艳丽的壁画。正中画的是“狮子戏球”,两边画着一副对联,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清晰如初。上联是“鹤群长绕三珠树”,下联是“花气犹如百和香”。对联的内容是歌颂环境幽雅的,联中的“三珠树”和“百和香”都有典故,尤其是“三珠树”,出自《山海经》,比较冷僻,可见房主人还是很有些文化内涵的。在壁画的下方,摆放着一张长长的供桌。这一切,散发着浓浓的生活气息,仿佛房子的主人刚刚离去。

  夏日杲杲,老院子里、破屋墙上撒下斑驳诡谲的树影,摇曳生姿,恍如幻境,历史与现实就在这斑驳陆离中完美对接。

  500多年的悠悠历史,让这个古村落有了一种历经沧桑后的从容感。残垣断壁,带给这里的不是萧索,恰是岁月的印记。据了解,“大院里”应该算得上是整个上马村保存得最为完好的古院落。因为长久无人居住,缺少后期的修缮与保护,很大一部分老宅已经坍塌。面对摇摇欲坠的老屋,薜荔蔓延的石墙,残缺丑陋的废墟……许是上帝有意的遗失,如此想来,这些被时光剥落的痕迹,竟让人内心有种安宁。

  踏着石板路,沿山向继续前行,也还是能看到几间修缮过的旧宅,依山傍水,闲静幽远,让记者都有了几分神往。不知何时,一位衣着俭朴的老者站在了我们身后。老人热情地向我们畅谈着她心中的上马。她告诉记者,如今村子里多数是老人在居住。正如她的子女都走出了大山,迁居城镇,她还是选择一个人住这里。“这么多年了,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方式,不想离开。”于他们而言,这个熟悉的地方,就像是一方净土,心安则是家。

  回程路上,看到一位妇女从山上走下来,笑脸盈盈,步履稳健,肩上扛着抓钩子,背后背着半袋东西。经不住好奇问她口袋里背的是什么,她笑答是自己种的蔬菜。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

乐游棋牌官网